写在结婚之前

Last modified 2017-12-07

有人认为婚姻制度是文明的起点,《内则》曰:礼始于谨夫妇。 不过我认为婚姻制度只是人类文明某一阶段的产物。马克思就觉得婚姻是私有制的产物,没有了私有制就没有了婚姻。北欧现在拒绝结婚的青年越来越多,也可能我们正处于几千年婚姻制度濒临崩溃的时代吧。

我对婚姻的理解基本就是两个人组队,打一个叫养育子女的副本。之所以需要组队,是人类的繁殖策略造成的。有些物种比如龟鳖,采取追求后代数量的策略,幼崽自生自灭,并不对后代的成年乃至繁衍下一代负责。而人类则相反,采取优生策略的人类,需要付出大量时间帮助他们的后代成年,取得生存能力,甚至继续繁衍。这就造成了母亲单方面的能力不足,需要人供养,而孩子的父亲在现在的社会体系下被认为对子女供养有天然的责任。

结婚是大喜的日子,主要还是对于新人的父辈。对于他们来说,子女结婚意味着自己种族存续任务的完成。而对于新人来讲,只是组上了队,接了任务,挑战还在后边。现在登记个人信息的时候,大概还会习惯性地把婚姻状态填上单身吧,而且也意识不到自己可能是离婚这一动作的发出者。其实,一个所谓重要日子对自己内心带来的也只有量变没有质变。积极的人每天都会努力,没有哪天是平凡的,也就没有哪天是重要的。平常训练时的一次传球和捧起大力神杯的一举其实同样是生命的一朵浪花。